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电子游戏厅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电子游戏mg电子游戏网站mg电子游戏网站特價區电子游戏厅mg电子游戏试玩月讀2021年度TOP分類瀏覽mg电子游戏官网网站音碟 mg电子游戏网站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电子游戏簡體書 繁體書
mg电子游戏网站簡體書 繁體書
mg电子游戏网站簡體書 繁體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宁愿(全2册)

書城自編碼: 3631438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爱情/情感
作者: 藤萝为枝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58070
电子游戏: 江苏凤凰文艺电子游戏
出版日期: 2021-06-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87.3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基于姿势控制原理的基本动作分析与评估
《 基于姿势控制原理的基本动作分析与评估 》

售價:HK$ 160.0
纯粹·婚礼的成员
《 纯粹·婚礼的成员 》

售價:HK$ 52.5
女士接力:美国变革者(9位美国历史中重要的杰出女性合传)
《 女士接力:美国变革者(9位美国历史中重要的杰出女性合传) 》

售價:HK$ 85.0
海外中国研究·内闱:宋代妇女的婚姻和生活
《 海外中国研究·内闱:宋代妇女的婚姻和生活 》

售價:HK$ 122.5
抑郁帝国
《 抑郁帝国 》

售價:HK$ 86.3
畅销书里的日本国民史:“大和民族”的形成
《 畅销书里的日本国民史:“大和民族”的形成 》

售價:HK$ 99.8
父母的非暴力沟通话术:正面管教男孩女孩的亲子关系训练手册
《 父母的非暴力沟通话术:正面管教男孩女孩的亲子关系训练手册 》

售價:HK$ 62.3
寻找门卫:一个隐蔽的社交世界
《 寻找门卫:一个隐蔽的社交世界 》

售價:HK$ 99.8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6.5
《 今夜月光替我想你 》
+

HK$ 78.9
《 偏偏宠爱 》
+

HK$ 85.0
《 他最野了(全2册)曲小蛐代表作 》
+

HK$ 65.7
《 繁星如你(全二册) 》
+

HK$ 70.7
《 最佳命中率 》
+

HK$ 70.7
《 委托人DOCTOR(全2册) 》
內容簡介:
纪黛宁一生骄傲,从没想过自己只是一个男频文里结局凄惨的女配。她不想复仇,但为了守护家人又不得不重新来过,攻略气运子,重塑结局。
  她聪明、娇气、凉薄,从不指望自己的复仇对象会爱上自己,却没想过有一个人是真的爱她。
  赵屿这辈子肩负许多,从来没有彻底为自己活过一天。记忆里是吃不饱的饭、走不出的大山,爹娘病弱,弟妹年幼,一手烂牌,诚惶诚恐。
  那年盛夏,纪黛宁踏着骄阳而来,举世无双。那个冬天,大雪封山,赵屿这辈子的爱情和快乐皆被埋葬。
  赵屿知道她的恨、她的坏,却还是义无反顾,等着她复仇,陪着她演戏,拼上自己生生世世的气运和灵魂,不求拥有,只为给她一个好的结局。
  幸好,有情人总被偏爱,而他有一辈子的耐心,却爱护这份稀世珍宝。
關於作者:
藤萝为枝:
  畅销书作家,晋江百亿级积分作者,擅长写甜蜜温暖的青春成长文,文风细腻浪漫。
  已出版作品:《偏偏宠爱》《深渊女神》《今夜月光替我想你》《黎明前他会归来》等。
  新浪微博:@藤萝为枝
目錄
卷 杏花村
  章 大小姐
  第二章 入住赵家
  第三章 谷场的夜
  第四章 离间
  第五章 恩情
  第六章 危险和机遇
  第七章 蓝蓉蓉
  第八章 吃醋
  第九章 设局
  第十章 大雪
  第二卷 暗巷
  第十一章 哥哥
  第十二章 收留
  第十三章 搬家
  第十四章 欺负
  第十五章 改变
  第十六章 暴露身份
  第十七章 归来
  第十八章 欲擒故纵
  第十九章 强求
  第二十章 订婚典礼
  第三卷 恶之岛
  第二十一章 重逢
  第二十二章 小叔叔
  第二十三章 灵魂交换
  第二十四章 喜欢
  第二十五章 求不得
  第二十六章 造船计划
  第二十七章 离开
  第二十八章 回家了
  第二十九章 入局
  第三十章 后的心愿
  番外
  番外一 寄余生
  番外二 时慕扬
  番外三 言景
  番外四 赵屿的幻想
內容試閱
【经典语录】
  1、爱才是世上锋锐可怖的武器,它让人软弱、恐惧,心甘情愿献上一切。

  2、“不爱我也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他爱她就够了,她那么美丽骄傲,本来就不需要为世界上任何东西驻足。

  3、他爱她,喜欢她的全部,他知道她骄纵,凉薄,别有居心;他知道他们初的身份天差地别;他知道她的恨、她黑色冰冷的灵魂。
  他什么都懂。
  所幸,他有一辈子的耐心,爱护一件稀世珍宝。

  4、他要守着她,把一切好的东西全部给她。
  曾经他犹豫是否为她做的事,现在他哪怕沦为疯子,也愿意为她割舍。

  5、愿此身化作腐臭枯骨,他可以不得好死,可以被挫骨扬灰。换再次见到她,在有生之年。
  与她一起,大被同眠,做场好梦。

【精彩试读】:
  天气晴好,正适合晒谷子。
  杏花村有个晒谷场,地势特别好,往往晒三天,谷子就干了。晒谷子时,必须有人在谷场守着,一来防鸟雀偷吃,二来万一下雨,好及时盖上。晒谷子有讲究,即便下雨也得晾着,不然潮湿的稻谷发芽,就会前功尽弃。
  夜间也得有人守,虽说乡里乡亲,可村里总有那么几个懒汉,自己不种地,想趁这时候捡便宜兜一袋跑。
  赵屿家只有他一个成熟男人,在谷场守谷子的事自然落在他身上。
  谷场离不开人,赵屿在谷场搭了个小棚子,晚上睡在那里,三餐都由赵平给赵屿送过去。
  没有网络的情况下,黛宁百无聊赖,玩贪吃蛇玩到小蛇占满整个屏幕,她自己把自己恶心到了,又换成消灭星星。
  有了冰块,黛宁不乐意出门,外面好热,她出去一会儿就会出汗。大小姐懒洋洋的,钱叔反而挺放心,她不乱跑,别的不说,起码安全,所以钱叔也不唆使她出去玩。
  天还好,第二天黛宁意识到不对劲,她头天从窗户看见杜恬黄昏出去,一直到晚上都没回来。
  她好奇地问赵平:“杜恬去做什么,她家也要晒谷子吗?”
  赵平被哥哥叮嘱远离大小姐,此刻被捉住,十分苦恼,不理大小姐也不好吧?
  “恬姐家没有谷子。”
  “那她去做什么?”
  赵平摇头:“我不知道。”
  生怕大小姐折腾赵安安,赵平补充一句:“小妹也不知道。”
  黛宁把手机往兜里一揣,雄赳赳地出门去了。
  他们都不知道,她却猜到了,好呀,杜恬真鸡贼,竟然晚上去谷场和赵屿私会!亏得她立马反应过来,亡羊补牢,不然还会让杜恬钻两天空子!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哪怕杜恬是只母猪,那种环境下赵屿都容易看出感情,更何况杜恬不是。她作为女主角,没有黛宁颜值逆天,但摸着良心说,她长得还不错。
  不得不说,在嗅八卦和当灯泡这方面,连青团都得为这黛宁点个赞。
  黛宁猜得八九不离十,杜恬是很会利用机会的人,即便没有机会,她也可以自己创造机会。
  杜恬家没有田地,不需要晒谷子,她想了个主意,夜里帮同村的老刘伯看谷场,老刘伯年龄大了,她做个顺水人情,也显得乐于助人温婉善良。杜恬很聪明,她去之前,把赵屿借给自己的英语书带上,自然而然就可以和赵屿搭话。
  赵屿家晒谷子的地方和老刘伯家挨很近,赵屿本来也没事做,见邻居家妹妹聪明好学,他乐意指点几句。
  老刘伯善良,在赵安安小时候没少接济小女娃吃的,杜恬帮老刘伯看谷场,让赵屿对她挺有好感,天两个人相处十分融洽。
  赵屿惊异于杜恬的聪明,村里只有小学和初中,老师是半吊子,赵屿早熟聪颖,大了只身走出大山后,都是自己买来课本学,但是他教杜恬,发现杜恬学得很轻松,还能举一反三。
  赵屿哪里知道,这些东西杜恬都学过,此刻听他讲,自然不会有困难。两个学霸探讨了一晚上学术。
  杜恬想得很好,天晚上做铺垫,消除生疏感,第二天晚上就可以更近一步,她连今晚的话题都找好了,比如问问赵屿今后的打算。赵屿爹娘身体都有问题,他肯定想给爹娘治病,她循循善诱,就能走进赵屿心坎。
  她外表清秀可人,还多才多艺,给赵屿出出主意,他说不定能更快成功。
  一切计划都很完美,直到黄昏,天边色彩瑰丽,身着缀花鱼尾裙的黛宁款款向他们走来。
  大小姐戴着白色遮阳帽,柔和夕阳下,她雪肤花貌,像是山水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守谷场的大多是男人和中年妇女,上到六十的老头儿,下到十四五岁的少年,中间还有几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通通呆呆地看着她,大小姐拎着裙子,莲步轻移,大家的目光都神奇一致地落在她那截比藕还嫩白的小腿上。
  大小姐险些踩着谷子,弯弯绕绕地来到赵屿和杜恬身边,赵屿坐在地上,看见她一路招蜂引蝶地过来,有几分头疼。
  “又怎么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说这句话时,声音自觉低了好几个调。
  一旁的杜恬放下书本,她如今已经发展到看见黛宁,就觉得有糟心事发生的地步了。虽然是炮灰女配,可这女配怎么这么烦啊!
  黛宁看见杜恬,知道自己猜得没错。
  大小姐毫不客气,往两人中间一坐,她嚼着水果糖,冲赵屿道:“我在家不好玩。”
  她平时不使坏时,看起来赏心悦目,赵屿对着她脾气还可以。
  “钱先生没带你去玩吗?”
  黛宁道:“他一个死板老头儿无聊得很,我要和你们玩。”
  空气静了几秒,赵屿和杜恬隐约觉得,这句话应该翻译为“我要玩你们”。
  杜恬礼貌地道:“纪小姐,我在请教英语问题,你坐着我的书了,可不可以让让?”
  黛宁抽出她的书,翻了翻:“你问赵屿做什么,他那么傻,一看就没读几年书,你哪里不会问我呀。”
  赵屿看了黛宁一眼。
  黛宁疯狂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什么都会,来来,我教你。”
  杜恬就没有不会的地方,但是赵屿看着呢,为了保持住爱学习的温柔少女形象,她柔声问:“纪小姐,这道题怎么翻译?”
  黛宁一眼看过去,煞有介事地沉思了两秒。
  她说自己很厉害,赵屿和杜恬都信了,毕竟大小姐在大城市长大,受的教育请的老师都是的,于是黛宁要回答时,连赵屿都忍不住看着她。
  黛宁眼睛一眨,从随身包包里掏出一部手机。她手指点得飞快,打开扫描功能后,在杜恬英语书上扫过,很快,手机自带词典就把英语翻译了出来。
  黛宁把手机塞给杜恬:“我厉害吧?”
  黛宁大方得很,她笑嘻嘻地道:“你这么喜欢学习,我手机给你拿着用,超级方便哟,扫一扫无障碍,你还可以查单词,练听力,一条龙服务。”
  杜恬咬牙:“无功不受禄,手机这样贵,我怕弄坏了。”
  她哪里是要学什么英文!
  黛宁财大气粗:“一个手机而已,我如果想要,明天可以弄一百个来。你坐远一点,说话口水喷到人家脸上啦。”
  杜恬的笑容差点挂不住。
  大小姐不满地擦擦脸,转头看赵屿:“你快给我擦干净。”
  赵屿看着大小姐粉嘟嘟的脸,什么都没说,知道她又在闹幺蛾子。赵屿没理黛宁,转头对杜恬道:“杜恬妹妹,大小姐平时娇惯了些,你别和她计较。”
  杜恬笑得勉强:“不会。”
  说是这样说,对话却再也进行不下去了。杜恬按捺住心头憋闷之感,站起身:“我回去看看谷子,赵屿哥,谢谢你了。”
  她起身离开,黛宁还冲她挥手,杜恬深吸一口气,没回头。
  见杜恬走远,黛宁转头看赵屿,赵屿也在看她。
  “你很讨厌杜恬。”
  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黛宁不否认,反而认真地和他商量:“你和我一起讨厌她吧!”
  赵屿看她半晌,薄唇吐出几个字:“无理取闹。”
  论讨人厌的程度,谁比得上大小姐?赵屿不了解杜恬,但是就目前来看,杜恬没做任何惹人讨厌的事,反倒与人为善。如果想得多的人,估计还会猜,大小姐这样见不得他和杜恬在一起,是否是对赵屿有意?
  可赵屿不会这样想,杜恬一离开,黛宁立马离他一丈远,原因赵屿能猜到,他白天在谷场守着,阳光固然利于晒谷,可也是真的热,他哪怕是个再爱干净的男人,都无法避免出了一身汗,大小姐这种嫌弃的表现会对他有意才怪。
  赵屿对她道:“趁着天没黑,你快回去吧。”
  黛宁托着下巴摇头,杜恬都不走,她也不能走,杜恬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自己一走,她铁定立刻黏过来。
  赵屿:“你不自己回去,晚点我也没法送你。”
  黛宁说:“我不回去,我也要在这里守谷子。”
  赵屿知道她古灵精怪,不会听自己的,也就不浪费唇舌。赵屿从帐中拿出中午留下的干饼子,就着凉白开啃,如果不是大小姐搅和,他这会儿早该吃饭了。
  饼子是小弟赵平烙的,干硬而无味。
  赵屿垂着眸,没什么表情,这种苦日子他从小就过,如今已经习惯,不觉得难吃,安之若素。
  身边的少女大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
  黛宁来谷场之前就已经吃过钱叔送的晚饭,她含着金汤匙出生,从没过过苦日子,原来哪怕心里煎熬了些,但到底是纪家大小姐,从不缺衣少食。
  黛宁无法理解,像赵屿这样辛苦、身边一堆拖油瓶,日子看不见光似的,活着有什么意义?纵然他未来会变好,可现在他不知道啊,不是没盼头吗?
  假如让大小姐来过这种日子,她这样没斗志的人,早就直接选择安详地凉了。
  太阳落下去,山村没多少人夜间舍得点灯,谷场黑漆漆的,好在有月光,还有满天星斗。远处传来几声细弱的虫鸣和蛙叫声。
  蚊子围着黛宁转,不得已,她挪到赵屿身边,向他告状:“赵屿,有蚊子咬我。”
  赵屿说:“我把手电筒给你,你自己回去吧。”
  黛宁摇头:“不要不要。”
  赵屿也没法替她赶蚊子,大小姐自己作了一番斗争,累得够呛。黛宁揉揉眼睛:“我要睡觉。”
  说来奇怪,都市的人容易变成夜猫子,但是小村庄与世隔绝,因着没信号,黛宁生生调整好了作息,平时睡得很早,往常这个点,她已经舒舒服服地躺在“冷气房”的床上了。
  大小姐困倦的声音软绵绵的,赵屿抿了抿唇:“你如果不介意,去帐篷里睡。”
  黛宁说:“哦。”
  如果是杜恬,肯定会体贴担忧地问一句“那你怎么办?”但黛宁不会问,赵屿一说,她立刻乐呵呵地自己跑去睡了,她还小心眼地道:“你不许靠过来。”
  赵屿垂眸,也习惯她小气又自私的性格,从鼻子里挤出一个音“嗯”。
  黛宁钻进他的帐篷。
  在今天之前,大小姐没有睡过这种几块钱一个的帐篷,她爬进去,有几分茫然,借着月光,她看清了这个帐篷里有些什么:一床用来垫的破棉絮,还有一张用来盖的薄毯,没有枕头,只有一把蒲扇、一本书、一个水壶,还有个手电筒。
  黛宁心想,这穷鬼!
  她忍住嫌弃,试着往棉絮上一躺,隔着这床破棉絮,她感受到泥巴地面凹凸不平的形状,黛宁身上哪里都娇气,一下子难受得她倒吸了一口气。
  赵屿坐在外面,听着夏夜的蝉声,打算就这样将就一晚,他年轻气盛,几晚上不睡也没事。
  身后霸占他休息地方的少女探出头来:“赵屿!”
  赵屿低声问:“怎么了?”
  “你快过来一下。”
  赵屿走过去蹲下,月光下,她头发散开,海藻般的鬈发怪可爱的,只可惜又开始嫌这嫌那。
  “地上好硬,我不舒服。”
  赵屿道:“只有这个条件,你也看见了,大家都这样睡。”
  “可我不是大家。”黛宁强调道,“我不要这样睡,你给我想办法。”
  赵屿简直头大。
  “你自己要跟过来的,我再有本事,也变不出高床软枕,没办法,你要睡就安分一点,不睡就回去。”
  一听这话,她脸颊鼓得像小河豚。
  见她这样,赵屿忍不住笑了笑,但他依旧没松口。大小姐毛病多,一身公主病,给她惯的,再说了,他确实没办法。
  赵屿至今没想明白,大小姐这样富豪家的掌上明珠,怎么会来这种偏僻小村庄玩。他们这个村子比其他地方起码落后四十年,大山阻隔了出路,村里只有一轮绝望的月亮。
  赵屿不肯想办法,黛宁自己想,她借着月光将破棉絮叠两层,又把薄毯盖在上面,然后把它们全部扔在了赵屿怀里,她自己美滋滋地往新出炉的“人肉垫子”上一躺—
  啊,舒服多了!
  赵屿怀里拥着一床棉絮一床毯子,上面还加了一个人,他沉默半晌,看着她开口:“纪黛宁。”
  她脆生生地应了一声:“你不要说话,我快睡着了。”
  赵屿额上青筋一跳,你要脸吗!
  大小姐调整好惬意的姿势,想起什么,顺手拿来蒲扇塞他手中:“我热,你给我扇扇。”
  赵屿已经不想讲话了。
  大夏天的,他身上有两床被子一个人,想起先前大小姐说只把他当个物件儿的话,赵屿有种把她扔出去的冲动。
  怀里的黛宁露出半张精致的小脸,深褐色的发散在他怀里,有两缕落在他掌中,赵屿不经意碰到,发现手感特别好,卷卷的,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发间还有两个黛色丝带结,不讲话时,她可爱漂亮得就像海里走出来的小海妖。
  月光皎洁,等他回过神,发现大小姐呼吸均匀,也不知道是他看得太久,还是她入睡太快。
  黛宁娇贵惯了,即便睡着,梦里也觉得不舒服,在他怀里的毯子上动来动去,还无意识地用手背揉脸。
  赵屿见她脸上停了只蚊子,几乎条件反射,拿起蒲扇,替她扇走蚊子,她感觉到舒服,睡颜重新变得乖巧起来。
  赵屿难以置信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这是被纪黛宁虐出奴性了吗?
  赵屿把蒲扇一扔,打算直接把她推开,这时,月光温柔地落在她的鱼尾裙上,她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弯起了唇角,笑容甜蜜。
  赵屿推她胳膊的手顿了顿,后心不在焉地看着她发间的丝带结。
  罢了,和一个女孩子计较什么呢?
  他热出了满身的汗,后捡起蒲扇,有一搭没一搭替她扇风。
  黛宁睡着了不知道,赵屿却记得,那晚北斗七星特别亮,星河流转,四周安谧。
  他低头看着纪黛宁,迫切希望她尽快离开,平静的生活因为她的到来被打破,他不喜欢这样的变化。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电子游戏厅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2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